听到这个苍老威严的声音,众人心中一禀!

    这不是老董事长吗?

    这时候,有人赶紧跑到会议室门口,将门给打开了。

    门外,年近八十岁的许国泰自己拄着拐杖,岿然而立,虽然已经这么大岁数了,但红光满面,神采依旧。

    许浩宇和几个员工赶紧跑上去搀扶。

    “爷爷!您都这么大岁数了,怎么亲自来了?”

    “是啊老董事长,身体要紧啊,公司的事情,有我们这些年轻人就行了!”

    “您快坐下!”

    许国泰微微一笑,推开了众人。

    “没事儿,我这把老骨头,还没有脆弱到那个田地,不用你们扶我。怎么,我听说,这装修建材界,又有大单子了?你们还不打算告诉我,是不是?”

    上次在医院休养,黄三针为了报答林安的知遇之恩,刻意给许国泰做了调养,现在许国泰身体越来越好,精神也越来越足。

    通过上次的事情,他本来都觉得自己没几年活头了,已经打算退居幕后安度晚年了。

    可按照黄三针所说,每天精心调养,以五禽戏为基础每天锻炼。

    个把月下来,许国泰感觉自己年轻了十多岁!

    这两天,他也听说了宁海南城区的变动,所以,这次他打算再次亲临现场指导。

    没想到,刚走到公司会议室门口,就听到许如江在屋子里强调什么保密的事情。

    许国泰还以为,是他们有意瞒着自己。

    许如江赶紧从台上小跑了下来,簇拥着老爷子往台上走。

    “爸,您这是哪儿的话,我们都盼着您来呢,这么大的事儿,怎么敢瞒着您呢?”

    许如江笑呵呵的说道。

    “那我怎么在门口听到,什么保密什么的?”许国泰质问道。

    “这……”

    许如江迟疑了一下,发现父亲没有发现自己在瞒着老三,父亲还当自己瞒着他自己呢。

    于是,他便说道:“这不是我们想谈下来再跟您汇报,给您一个惊喜嘛!”

    “哼,少来这套。”

    许国泰根本没领情,高高的坐在了台上的正中心,不悦道:“我看你是怕搞砸了,我会怪罪你吧?”

    “这个……”

    许如江被父亲说的一时语塞,有些尴尬的站在一边,不知道说什么。

    许国泰不再理他,拿过了麦克风准备讲话,却突然发现,下面不见了三房的人。

    许国泰问其原有,许浩宇赶紧回答说许云瑶在忙商业街的事儿,许如山他们也去帮忙了,许国泰这才没有怀疑。

    许国泰发言道:“这次南城区星空酒店的扩建翻修的事情,我想大家也都知道了。过去,我们许氏集团在宁海,只是一个普通的公司,许家,也只不过是一个三流的世家。”

    “但现在我们已经不同了!我们谈下了和云安集团的合作,并且保质保量的,短时间,超额完成了项目!这么大的项目都能完成的这么出色,这代表着,我们许氏集团,现在已经是宁海数一数二的装修建筑集团了!”

    “这次星空酒店的单子,我们还要拿下!这样,许家就能栖身二线,甚至是顶级世家!”

    “这个意义可是非同小可的,我们就是让那些过去瞧不起我们的同行看看,我们许家,现在全是大单子,是顶级的团队。”

    许国泰发完完毕后,台下立马响起了轰鸣一般的掌声。

    “董事长说的对!”

    “许家公司现在就是宁海第一建筑公司,别的公司根本抢不走我们的单子!”

    “星空酒店的单子,也会是我们许氏集团的!”

    众人纷纷拍马屁道。

    许国泰得意的点了点头。

    “所以,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这次我还打算派出上次谈下云安集团单子的,三房的许云瑶作为这次项目的负责人,大家有什么意见吗?”

    本来刚才雷鸣般响亮热闹的人群,现在突然安静了下来。

    整个会议室,静的可怕,落针可闻。

    每个人都扭过了头去,脸上,及其不情愿!

    开玩笑,在场坐着的全是大房和二房的人和员工,他们本来都打算自己秘密拿下这项工程的,现在老董事长来,竟然直接把这大的生意又交给了三房,他们能愿意吗!

    许如江憋了好久,终于忍不住问道:“爸!这……这是为什么啊?!”

    有了许如江带头,许浩宇和许慧雅等人也开始开口了。

    “是啊爷爷,我们哪点比不上许云瑶?”

    “就是,怎么好事儿总是他们三房的,这不公平!”

    许国泰冷冷一笑道:“不公平?好啊,那我就用公平的方式跟你们说。论工作能力,你们谁的能力比云瑶强?”

    台下一片寂静。

    许国泰继续说道:“论业绩,云瑶超指标完成了云安集团那么多亿的单子,让我们许家获利丰厚,你们谁的业绩有她强?”

    台下依旧没人说话。

    人们一个个都面如死灰,不知道怎么反驳。

    许国泰所说的,的确是事实!

    “爸,那是我们没有机会,要是我们有机会的话,一定做得比她许云瑶好!”

    许如江有些稳不住心态了!

    过去大哥许如海在的时候,什么都是大房优先。

    现在大哥进去了,许云瑶办好了和云安集团的合作,什么事儿又是都三房优先!

    许如江这个董事长,做的简直就是个傀儡皇帝!

    “哦?”

    许国泰看了一眼许如江,沧桑的面孔上不怒自威,“如江,你的意思,是怪我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给你机会?!”

    许如江赶紧低下了头道:“如江不敢!只是……不能什么好事儿都落在他们三房的手里,我们都是您的骨肉,您得一视同仁啊!”

    许国泰道:“不是我不一视同仁,而是这次的事情事关重大。虽然我们谈下了云安集团,但确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永久e免√y费看(小!说0$

    “一定会有人说,许家接了一个大单,却接不下第二个,为什么?因为许家根本就没有接大单的本事!和云安集团的合作,也指不定是怎么回事儿呢!”

    许国泰气愤自己的儿子鼠目寸光,越说越生气,拐杖在地上重重一顿!

    “所以你明白了吗?这单子如果谈崩了,行业内会连我们第一个业绩都抹杀,那我们以后再宁海建筑界哪儿还有生意可做?”

    “所以,我不能冒险,这次必须让云瑶去!”

    zw81200303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