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瓷儿的?怎么回事?”

    林安有些不明所以。

    许云瑶叹了口气说道:“前几天,有人给我寄了一封信到公司,说打算给我一笔钱,让我放弃和云安集团的合作,并且威胁我说,如果不同意的话,他们有各种方法让我主动退出……我当然不可能答应啊,当时也没当回事儿,就把那封信扔了,结果今天上午,我到施工现场盯着,结果正进行着,突然来了几个人……”

    林安一听,当时就炸了毛,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愤怒的眼睛里全是血丝,说道:“他们打你了!?”

    许云瑶见林安生气的样子,吓了一跳,抓住了林安的胳膊说道:“哎呀没有,这个是我自己扭伤的。”

    林安这才坐下,气呼呼的说道:“你接着说,后来呢?”

    许云瑶拉着林安的手,继续说道:“然后,这几个人就挡在挖掘机前面了,非说这块地是他们家的祖宅,不许我们施工……这些人分明是睁着眼睛说瞎话!这些地过去都是荒地,是我们跟上面申请下来的,现在都已经拿到了批准书了!”

    许云瑶说着,气得的樱桃小口撅了起来,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林安问道:“那你有没有把上面的批准书给他们看?”

    “当然给了啊!”

    许云瑶生气的说道:“但是他们根本不看,就说这块地是他们的,就挡在挖掘机面前不走,说想动工,除非让挖掘机从他们的身上开过去!这不是不讲道理嘛!然后我和工程部的师傅就跟他们讲理,结果这些人就说我们打人,然后倒在地上不起来了!气死我了!我想上去拉他们,结果他们太重了,我没拉住,结果不小心摔了一跤,就把脚给歪了……”

    林安看着许云瑶,给她按了按石膏外面的小腿部分,帮她活络一下血液循环,叹了口气,一边按一边无奈的说道:“你呀你……你说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跟人家上什么手啊,你能有那大老爷们儿有劲儿啊?吃亏了吧!再说了,你直接上手人家要是录像了的话,都可以拿这个当成证据说你们动手打人,谁让你们先伸的手啊,挺大个人怎么一点儿法律意识都没有……”

    “你!”

    许云瑶听到林安指责自己,一脸委屈的说道:“你竟然吼我!”

    林安一愣,一摊手说道:“我哪儿吼你了,我这不是跟你讲道理呢嘛……”

    其实许云瑶也知道自己理亏,但是此时自己又生气又委屈,哪儿还听得进去林安讲的什么道理?

    女人这种东西,只要一生气,什么理由借口道理都会被认定是你在凶她……

    “我不管我不管!你老婆被人欺负了,你不说给我报仇你还吼我!我生气了!我不开心了!”

    说着,许云瑶撅着的小嘴扭过头去,一脸生气的表情,双手环胸不再理林安。

    见到许云瑶这个又委屈又可爱的无理取闹的样子,林安真是哭笑不得。

    他上前去拉了拉许云瑶的手,结果被许云瑶一把挣开,反复了几个回合之后,林安索性霸王硬上弓,一把将许云瑶搂在了怀里,狠狠的亲了她一口!

    许云瑶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后根!

    病房里还有其他病人,刚才秦兰在里面撒泼,他们就有围着看的。

    现在林安这一亲下去,整个屋子的病人和家属都围观这对小夫妻,尤其是上了岁数的人,都微笑的点着头,有的还呵呵直笑,议论道:

    “看看,人家小两口多甜蜜啊!”

    “就是,这家的丈母娘怎么这个样子啊……”

    “年轻人就得这么来,我年轻那会儿,我们家老头子可比这小伙子霸道多了,那当时就直接把我往床上一搂……”

    这群大爷大妈越说越没边儿……

    许云瑶赶紧推开了林安,用小拳头捶打着林安的胸口,微声娇嗔道:“你讨厌死了,这么多人看着呢,你羞不羞啊……”

    林安嘻嘻一笑,说道:“我亲我自己老婆,天经地义,有什么好害羞的?”

    “呸!不要脸!”许云瑶笑骂道,一张俏脸上粉中透红,由比那春日里的桃花还俏丽。

    林安温柔的对着许云瑶笑了笑,紧接着活动了活动身上的筋骨,说道:“行啦,该说的也跟你说了,我要去找这些混蛋了。”

    说着,他往外就要走。

    许云瑶赶紧一把拉住了林安,问道:“你干嘛?你这是要去哪儿?”

    林安耸了耸肩说道:“不是你说的吗,我老婆被人欺负了,我得给你报仇去啊!”

    “不行!”许云瑶紧张道,拽着林安坐下,“我……我刚才那说的是气话!我就是因为不想让你去闹事儿才不告诉你的,你不许去!”

    林安安慰许云瑶说道:“没事儿,我肯定不去闹事儿,我就是去和他们讲道理,让他们赶紧走人得了,不然你们也不能一直这么拖着不动工啊。”

    “可是……”许云瑶还是有些担心。

    林安抚摸着许云瑶的头发说道:“没关系,对付这种人,咱们得用专业人士!”

    他说着,又迅速的在许云瑶的俏脸上亲了一口,紧接着趁着许云瑶害羞愣神的机会,一下子溜出了病房。

    出了医院以后,林安就给乔泰打了电话,并且把事情的经过跟他说了,希望他能找两个“专业人士”解决一下。

    乔泰哈哈一笑,说这种事情太好办了,然后问林安要了地址,一会儿派人过去,他自己这边有点事情暂时去不了。

    紧接着,林安黑王虎打了电话,“虎子,以我的名义去银行在公司的账户里提出五十万来,然后到南山大街等我。”

    林安跟王虎吩咐道。

    这几天韩月一直在跑东跑西的,很累,林安不想老是辛苦她。

    二十分钟时候,林安到达了南山大街附近许家集团的施工现场。

    到了之后,他一眼就看到了两台挖掘机静静的竖立在那里,旁边几个施工的工人愁眉苦脸的,离他们不远处,几个混混模样的人正蹲在地上抽烟,一脸的奸笑。

    “安子!”

    这个时候,后面有人大叫一声。

    林安回头一看,正是王虎。

    王虎带着两个手下急匆匆的赶了过来,这两个人一人手里提着一个小箱子。

    “虎子,你来了啊,钱带来了吧?”林安说道。

    王虎笑笑说道:“您董事长说话,我哪儿敢不听啊,你看这儿。”

    说着王虎让手下打开了箱子,两只手提箱里面满满的都是钞票。

    林安满意的点了点头。

    正在这时候,一辆奥迪疾驰而来,一刹车停在了林安面前。

    紧接着,从上面下来了几个带着墨镜的人物,为首的是一个胖子,一见到林安赶紧小跑着上来鞠了一躬,恭恭敬敬的说道:“林先生,许久不见,您气色不错啊!”

    林安一愣,乍一看没认出来是谁,问道:“你是……咱们认识吗?”

    那胖子哈哈一笑,摘下墨镜说道:“林先生,是乔大哥让我来的,您不认识我了吗?我是刘振凯啊!”

    林安一拍巴掌,长长的哦了一声!

    原来是这小子!

    上次在蒋丽的古驰服装店里,王虎的前女友刘娟的那个干爹!

    林安哈哈一笑,说道:“原来是你啊,你怎么来了?”

    刘振凯恭敬的说道:“林先生,我来报答您上次的不杀之恩呐!上次我不是不知情勾搭了您兄弟的老婆刘……”

    林安心里咯噔一声,一把捂住了刘振凯的嘴,将他拉到一边!

    旁边王虎还一脸蒙蔽,“安子,你们说什么呢?”

    “没什么没什么……我俩叙叙旧!”林安说着,冷汗差点儿没下来。

    刘娟当时fengliu成性,其中一个奸夫就是刘振凯,王虎都不知道!

    今天要让刘陈凯这么当着王虎的面抖搂出来,俩人非得打起来不可!

    林安瞪了一眼刘振凯,说道:“你有事儿说事儿,那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不要提了,翻篇了。”

    刘振凯一挑大拇指,说道:“罢您真是英雄豪杰,不跟我们这小混混一般见识!我跟你说,这次是乔大哥刻意让我来的,而且我跟您说,我敢打包票,讹人这方面,在宁海我敢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我是专业的!”

    林安无奈一笑,您老人家还很自豪是吗?

    zw81200303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