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我有骑砍作弊指令 > 第101章 击倒伯爵的爵士
    男爵脱下自己的华服,套上一个骑士刚脱下来的绿色竞技服就跟着其他人一起冲了出去。

    厄迩冈斯自然能够从地图上看到这新出现的敌人中有男爵,但是他不会让那个大人物得逞的。

    先是找人消耗他的体力,然后派出了一个实力强大的冠军斗士进行偷袭,现在又派出他明面上的叔叔。

    这一切不就是为了制约他获得最后的冠军吗?

    其实这个冠军获不获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今天的表现已经足以引起所有人的注意,让所有人记住他。

    这就是他来这里参与这一场比读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戴维斯爵士”重新进入高德城的时候,能够拥有一定的瞩目。

    但是伯爵玩的太脏了,脏到本来不想当这个冠军的他有些势在必得了。

    他为的不是一场胜利,而是彻底的打击对方就能够感觉很痛快啊!

    当然也不在乎,事后可能会被抹黑为了胜利而打晕了自己的亲叔叔。

    男爵本身也感觉到很是骑虎难下,因为之前的那一番“恳谈”让两人之间的关系再次变得微妙。

    现在他更应该去应对特瑞典伯国的反应,而不是在这里为了伯爵的虚妄而过度的消耗他与厄迩冈斯之间的关系。

    他们之间就是表面关系,可是这种表面关系也会有保质期也会被不断的使用而消磨。

    伯爵对他显然寄予了过高的期望,认为他可以制约这个所谓的侄子,让这个侄子让了这一局。

    可惜的是,不会的。

    厄迩冈斯根本就当没看到他,手中枪翻江倒海,如横亘山岳之天堑,将企图接近他的那些道士们纷纷击倒在地。

    男爵放缓了冲锋的脚步研会的回头看了一眼那棚子下的阴影,就仿佛能看到伯爵那期许的目光一样。

    其实他在跟着人向前冲的时候也和厄迩冈斯碰上了目光,当二人视线交错的时候,他在厄尔冈斯的眼神之中看到的只有冰冷。

    如果说还有别的,那好像就是一抹戏谑。

    仿佛就在等着看,等着看他敢不敢搞事情?

    男爵咬了咬牙,快不贴近身前的那个斗士,在对方被砸飞的时候故意好像躲闪不及,被一下子刮歪了身子刮掉了头盔。

    而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不是有这么大的人望,是不是真的有这么多人都认识他?

    在看台上各个角落传出了阵阵惊呼,那是特瓦林男爵?

    “特瓦林男爵居然也亲自上场了?”

    “这是谁啊?”

    “是那个夺冠大热门的亲叔叔啊!这一场可不好说了。”

    议论纷纷中,几乎瞬间就将两人之间的关系覆盖了整个看台。

    傲梦也说伯爵真是用心良苦安排和掌控的能力也确实是相当惊人。

    “那这个夺冠热门怎么也不可能打自己的亲叔叔啊?这一场看来我们是要赔了。”

    “是啊,怎么会这样?”

    有人提出阴暗面的论点:“你们知道什么?你们知道这特瓦林家族之间的关系吗?那叫一个乱。”

    “快说说!”

    于是在看台的各个角落总有一些知情人,把两位特瓦林家族当代翘楚之间的那些烂事儿,都倒腾出来了。

    什么现任男爵害死自己的亲哥才成为男爵,什么男爵的续弦现在就在亲侄子府上,侄儿和婶婶搞到一起……

    好家伙啊!直呼好家伙!

    这简直是引起了全场的沸腾,而二人之间的对决也更加的被人瞩目。

    身边场上的这几个人快速的被他清理一空,而赛场也第一次违反了规定并没有因为场上不够十人而继续添加战士。

    厄迩冈斯和当代男爵二人诡异的对峙了。

    “你听到他们都在说什么了吗?你还觉得你出现在这里是正确的吗?何必呢?无论如何,今天丢了特瓦林这个姓氏的脸面的人,是你才对吧?”

    当真是毫不留情的嘲讽了他两句:“看在你教我骑狮鹫的份上,我让你三招!”

    男爵又羞又恼,奋力抡起手中的武器,直奔“侄儿”的面门兜头打来。

    可二人之间对于武器的理解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厄迩冈斯都不用动,仅仅是看着这武器行动的轨迹,就能够感觉得到自己怎样能够轻易的躲开,怎样能够进行防守反击,如何最省力,如何破坏力最大?

    他手握齐眉木棍的末端,平平的端着像是端着一根长筷子一样,抬手就是闪电一般前刺。

    利用了距离的优势,在男爵的武器划着弧线向下,还没有打中他的面门,他手中直刺的长棍已经点在了男爵的喉间。

    男爵愣了。

    你特么不讲武德啊?你那是嘴吗?那说的是话呀,还是放了个呲溜屁呀?

    不是说让三招吗?

    可是看着停在喉间的那个似枪一般的棍稍,他也只能将手中扬起的武器放下。

    全场立刻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这种制服虽然看起来非常简单,但也绝对称得起是赏心悦目。

    特别是那些感觉自己投了夺冠热门的赌注可能要白给的观众,鼓掌的力度就更大了。

    “不是说让三招吗?”

    男爵实在没憋住,还是憋屈的问出了这个问题。

    “我本来也想和你打斗的华丽一点,让你来一个光辉落幕,可惜啊,我实在是见猎心喜,你这脖子摆的位置实在是太好了,我忍不住啊,我就给你来了一下子。”

    同样放下了手中持着的棍,他看似亲和的拍了拍男爵的背并且向场外送他,实际上嘴里说出那个话呀!那真是……

    男爵就是没收到过互联网的熏陶,骂人的水平实在是有限,一时间有些词穷,被气得脸色通红,下了场。

    看台边的观众看到了两人的状态,好像还自我脑补了一下,认为男爵这是为他的侄儿能够超过他而激动兴奋。

    好吧,再次回到擂台中间的厄迩冈斯已经准备迎接自己的胜利了因为从现在的这种情况来看,如果再向上派人恐怕就有一点说不过去了。

    以特瓦林男爵想要成为那个最后的赢家,却被自己的侄子击败为结束,看来是伯爵今天最体面的收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