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将军的寒门小娘子 > 第三百二十六章 送离
    正当她不知该作何反应的时候,旁边的蒋小壮已经是高声的唤了起来,“夏大哥。https://www.25kanshu.com”

    夏霆毅眼神犀利了一下,尤其是看到珍娘这会子,正手挽着一个面生的男人的胳膊的画面。

    蒋二壮也是面上显着些许疑惑,看了眼这个气度不平常的冷脸的男子,不晓得这人是何方神圣。

    “这位是?”夏霆毅几步走过来,迎面第一句话,就是冲着这小妮子开口问道。

    那股子气势汹汹的问罪一样的语气,听的珍娘一愣一愣的,一时间就站在那里没有吱声。

    倒是蒋小壮开口回了他说道,“这是我二哥,昨儿个才从二沟村那边过来的。”

    夏霆毅听了这话,脸色顿时放平了下来,只是那一双眼神却还是直视着,这兄妹俩挽着的姿势上。

    珍娘登时就有些又好气又好笑的感觉,可算是明白,方才这男人那莫名其妙的态度是从何而来的了。

    “小三儿,这位公子是?”相较于那家伙刚才不善而明的语气,这会子蒋二壮却是显着平和了许多,只是,那面上显出的疑惑却也是明摆着的。

    珍娘一听这话,就紧张了起来,不知道该作何解释。

    本来这回蒋二壮就来的突然,所以珍娘也没做过什么心理准备,昨儿个她倒是腾出那么一点子工夫,想着要是这俩人碰上了应该作何解释的,不过后来她看着夏霆毅一直到到深夜都没归来,心想着这俩人大约也碰不上什么面了,因而就把这事给抛开了没再烦恼。

    哪想到今儿个这么巧,她二哥马上就要走了,还愣是给撞上了,珍娘这会子满脑子就是一阵心虚的想法,不晓得该如何应付了。

    “二哥,这是夏大哥,是秦师傅的好友。”蒋小壮却没有他妹子想的那么多,因为之前几人有过约定,不能将夏霆毅的真实身份说出去,所以,他就囫囵的解释了一句,“秦师傅近来有些私事不能教习我的武功了,就让夏大哥过来教我几日。”

    蒋二壮一听这话,却是脸上的狐疑并未消散干净。

    武师?就眼前这一身的冷硬气息,还气宇轩昂的男子,是个武师?这话怎么听着就那么让人觉得不大相信哪。

    夏霆毅却是似乎丝毫没有看见他眼里的那些怀疑,只淡定从容的冲着他微晗了首,算是招呼过了。

    “好了,时候也不早了,二哥你既然执意要回去的话,就赶紧出发吧。”珍娘见这明显有些尴尬的场面,连忙开口说道。

    又说,“三哥,你也该赶紧去上学了,等会该迟到了。”

    蒋小壮听见这话,倒是抬腿就走,“二哥,我上学去了,你一路上自己个当心点啊,回去了就给我们来封信。”

    话落,也没忘冲着夏霆毅打了声招呼,“夏大哥,我走了。”

    蒋二壮见这情形,就也坐上了马车,出发了,“小妹,我也走了,你自己个照顾好自己个的身体啊。早点回来,免得咱爹咱娘一直惦记着。”

    珍娘朝他挥了挥手,一直跟着马车送到了门外边。

    夏霆毅也一言不发的跟在她的后头,瞅着这小妮子还挺伤感的那个神色,就走上前去握着她的小手到自己的掌心。

    触手就是一片微凉,夏霆毅的脸色顿时就有些拉了下来,抬手将自己身上的披风脱了下来,穿到珍娘的身上,有些责怪的语气说道,“如今这天儿早晚凉的很,怎么出来也不穿件厚实的衣裳,也不怕着了风寒。”

    一股淡淡的薄荷叶子的清香气味,顿时萦绕而来,面对着某人这突如其来的关心,珍娘心里也是一阵暖暖的。

    转过头去看了他一眼,冷硬刚毅的脸庞上,这会子却是难得的带着几分柔和的色彩,只那眼底下的乌青却也掩不住那一脸的疲惫之态。

    “你昨儿个一宿都没有睡吗?”珍娘看着他就问了一句,“看你那一对黑眼圈生的,就你如今这样貌,夜里的时候去扮个大僵尸吓唬人,绝对就跟真真儿的一样。”

    夏霆毅听着这小妮子的打趣,却也不生气,只嘴角含了一丝淡淡的笑意,说道,“那今儿个本将军就先吓唬吓唬你得了。”

    珍娘瞥了他一眼,“我就算了吧,都见过你这样貌了,自是吓不着的了。”

    话落,还是收起这玩笑的语气,正了几分脸色与他说道,“我知道你公务繁忙,任务重要,不过再重要的任务,也得顾着自己的身子不是,哪有你这么拼命的。”

    “你算算自己都有几个夜里没睡觉了?白天也是不见人影的,这样下去身子还吃得消吗?更别说,你这还时不时的要躲个追兵什的了,就你这精神状态,这遇到啥突发的状况,也没那体力应付了。”

    絮絮叨叨的语气说了一大通,夏霆毅就这么默默的听着她啰嗦,虽然脸上没有显出什么,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一会疲惫了一宿的心里,究竟是有多么的舒畅。

    “知道了,以后会注意的。昨儿个也不算没有歇息,还是睡了的。”夏霆毅明白这小人儿是在关心自己,便笑着应了一句。

    这乖觉的态度,还算是让她满意,不过,珍娘却是有些质疑的语气说道,“你真的歇息了吗?我怎么瞅着昨儿个都子时了,你也没见回来啊。”

    夏霆毅一听这话,脸上倒是生了更多的欢喜,开口问道,“你昨儿个一直在等我么?”

    “你瞎说什么哪,我哪有一直等你了?”珍娘连忙解释了说道,“我只是昨儿个夜里睡不着觉,就跑出来透透气,看你那屋里一直都没有动静的样子,就猜想你肯定没回来。”

    不过,夏霆毅却是认定了这小丫头是担忧自己,担忧的连觉都睡不安稳了,顿时脸上的神采就放了出来。

    “嗯,为夫知道了,要是早知道娘子在家这般的挂念,为夫怎么也不会在外面夜不归宿的。”夏霆毅笑着说了道。

    珍娘顿时有些语塞,尤其是对上某人那‘自作多情’的语气,她也不好多做解释,虽然她承认自己是有那么一丢丢的担心这家伙,不过,自己昨儿个失眠的绝大部分的原因,还是因为那些烦心的事。

    想了想,还是算了,珍娘就抿着嘴没有再说什么。

    只她这副态度,落在夏霆毅的眼里,更是嘴角扬起了一抹弧度,如此被人关切挂念着的感觉真好。

    他承认自己这两日不曾归来,最重要的原因,还是上回被人一路追踪到这宅子的事,给他提了个醒。

    夏霆毅明白自己所潜带的那些危险究竟有多少,只是先前对珍娘的那一股子热情,让他疏忽大意了这些,只前两天夜里的那一出,却是让他清醒了不少。

    所以这两日他一边在外面忙着查探,一边也是故意不回来这边的,目的还不就是害怕给眼前这小丫头带来什么不安全的因素吗?

    夏霆毅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给她带去伤害或危险,先前在军营的那一趟,教训足矣。

    “你安,为夫方才觉安。”夏霆毅深情款款的看着珍娘说道。

    珍娘顿时有些不自在的转了头去,这家伙一大早上的就整这一出,真的是叫人受不了,不过,他的那份用心,她又岂是不知。

    情不自禁的一股热流涌出,珍娘也不想多说什么,只是眨了眨眼,不想让那突然涌起的热意掉落下来。

    “赶紧进去吧,站这外头吹风多好玩似的。”珍娘故意转过身,要往里面走去。

    只是这转身的一刹那间,却是在那墙角落边看到了一个兰花色的芊芊身影,珍娘顿时脸色变了变,眼神踟蹰了一瞬间,却还是没有往那边再看过去,而是踩着步子进了院子里面。

    夏霆毅紧追着步子跟了上来,“娘子,走这么急做什?也不等等为夫一块。”

    珍娘却没有理会他,只是加紧着步子往里面走着,仿佛是在迅速的让自己逃离着什么。

    “丫头,你怎么了?”夏霆毅好像也察觉到她这一刻的不对劲来了,走上前去抓着她的胳膊,看着她有些疑惑的问道。

    珍娘只能随口胡说了道,“你这人怎这般好生奇怪,我哪有怎么了?不是你说的外头风凉,让赶紧进屋里去的吗?”

    夏霆毅却并不相信,眼神定定的落在她的脸上看着。

    珍娘被他瞅的一阵不自在的,也生怕他再揪着她询问,只能张了嘴说道,“你瞧瞧你自己个穿得那单薄的,连披风都给了我,要是不赶紧进屋里去的话,那不得生病了。”

    这一番话落,才叫这男人消了那眼里的疑惑,笑着说道,“原来娘子是担心为夫,所以才这么急色匆匆的啊。”

    珍娘抬头睨了他一眼,却是没有说话,只当是承认了。

    “娘子放心,为夫这身子强健的很,不比你这小妮子身轻体弱的。”夏霆毅就拉着她的手,往里走着说道。

    此时清晨的空气清爽的很,二人手拉着手踱步在那花间小径上,也让夏霆毅心里难得的惬意了一会儿。

    倒是珍娘陪着他走了一阵,终究还是担心被别人看见了解释不清楚,因而,将自己的手抽出来,说道,“这日头眼见着都要升上来了,还是别在这外头晃荡了,回头晒黑了就不好了。”

    说完,也不等他的反应,便率先从小门走了进去。

    夏霆毅岂会不知她的那点小心思,不过也没戳破了,索性等到她走了几步路了,才慢慢的跟了上去。

    今儿个难得的,这男人一个上午都没有出去,珍娘进去他那屋里陪了他一会儿的工夫,见他仿佛有些事情要处理的样子,就出来了。

    俩人只中午的时候一道吃了个午饭,厨房里今儿个弄了些牛肉,所以,珍娘就做了酸汤牛肉面。

    夏霆毅连吃带喝的吃了两大碗之后,愣是冒了一脑门子的汗,又指着那桌上的一碟子小菜说道,“这腌黄瓜吃着倒是挺爽口的,配这面条更是绝配。”

    珍娘听他这么说道,便随口回了一句,“你要喜欢吃,厨房里面还多的是,满满的一坛子哪。”

    夏霆毅吃饱喝足了以后,也不急着出去,就坐在那里与她闲扯了两句,问道,“先前也没吃过这个,难不成是这两日才买的?”

    “你当然没吃过了,这黄瓜还是我自己在家的时候腌的,我娘这回叫我二哥特地给捎过来的。”珍娘看了他一眼,开口回道。

    夏霆毅听了这话,却是面上一怔,“合着你二哥来就是千里迢迢的给你送腌黄瓜来的?也不嫌折腾了?”

    “折不折腾的也干不着你什么事,你瞎操个什么心啊。”珍娘随口回了句。

    夏霆毅却是张嘴就说道,“咦,娘子此言差矣。岳母对你一片情深义厚的,连这种酱菜的物件,都不惜远路的给你送来,不然为夫今日也没这口福尝之一二了。就冲着岳母大人对你这细碎的操心,那往后还愁咱们小两口过日子的时候,缺吃少喝的么?”

    “为夫指定能跟着娘子你沾上不少光哪。”

    珍娘听着他这胡说八道的,却是站起身来就走了,说道,“果真是吃饱了有力气耍嘴贫了,再这么说话没正经的,下次什么好东西也没你的份。我回屋里去歇午觉了。”

    夏霆毅看着她那羞意落荒而逃的背影,却是笑的一阵自在。

    珍娘回去屋里之后,却并没有真的躺在床上睡午觉。

    她这一整日的心神又开始发乱了,脑子里出现的都是早上在宅子外面,看到的那个淡淡兰花色的身影。

    若是她没有猜错的话,今儿个那个身影,却不是别人,应该是沈氏没错,珍娘虽然与她见面的次数不多,但是为数不多的两次里,她记着沈氏都是穿的那种颜色的衣裳的。

    这两日,珍娘原本是很努力的让自己忘了这些事的,可偏偏现实却总是这么背道而驰。

    珍娘也不知道她在这大门外候了多久了?还是这两日每天的都有这样的画面出现,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zw81200303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