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重生从零六开始 > 第六十一章 门道
    陈阳可不管她变不变脸,长得漂亮又怎么样,又不是自己的,

    右手扬了扬,同时左右看了看,笑道,“你们负责人呢,有点事想跟他聊聊。”

    李蓉更加懵了,什么情况?

    我还没叫保安呢,你就要找我负责人了?

    难不成你真是来闹事的?

    可看样子不像啊,没带马仔,就带了个女秘书,真是来买房的?还张嘴就要喊经理,总不成是大客户吧?

    眼前发生的跟之前培训的预设情况一个都对不上,于是本能地回头看了看经理。

    一直在关注这边的销售经理立刻走了过来,不等走近便笑语相迎,“先生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协助的吗?”

    陈阳看了一眼这位风姿绰约的少妇,伸出右手笑道,“陈阳,怎么称呼?”

    “陈先生您好,我叫薛莹,是这里的销售经理,”薛莹伸手握了握,她也有点摸不准这个年轻人的来路,不由得看了看边上站着的几个保安,这才安下心来,

    嗯,应该不是之前买房了的客户找过来闹着退房的,否则不至于只有两个人,其中一个还是女的。

    “原来是薛经理,”陈阳笑着看了一圈售楼大厅,并没有其他客户在,便笑道,“两整层楼有吗,全款最低什么价?”

    两整层楼?还是全款?!

    薛莹和李蓉两人霎时眼睛一亮,这笔要是能成交,那提成能有好几万啊。

    但不等薛莹说话,陈阳又伸出一根手指,似笑非笑地说道,“只有一次出价机会,高了,我去别家,比如对面的耀宗就不错。”

    他上辈子也帮老板买过写字楼,整整两层的那种,刚开始谈得是一塌糊涂,直到后来老板让他去找了某个做中介的熟人,才搞清楚里面的门道,

    别看什么宣传广告上写着多少多少起步,其实在地产公司内部,有大把的议价空间可以谈,别说现在,就是到了十几年后,只要找准人,像这种商业楼盘拿个内部六折价也不是没可能,人家中介、开发商照样爆赚,当然,这么低折扣的房源位置不怎么好就是了,要么在边角,要么靠近厕所或楼道,可平均下来,打个七八折还是有可能的。

    薛莹深吸一口气,伸出右手往里面一指,笑道,“陈先生,不如我们坐下来谈。”

    陈阳自无不可,便点点头,跟着她走到旁边的接待区。

    薛莹一直在仔细观察这个两个人,直到落座之后,李蓉奉上两瓶依云矿泉水,才笑着说道,“陈先生,如果是一次性购买两层,并且全款付清的话,我可以给三千八一平的均价,我保证,哪怕我们老板过来,也不会比这个价格更低,而且我们这里可是现房,不是期房能比的哦。”

    只有一次机会,她不敢赌,以她的眼力,从这个人的穿着打扮还有说话的气势,看不出什么破绽来,应该不是故意来消遣人的,便直接给了底价,

    唔,就算是老客户过来下套的也不怕,一次性买两层楼,给个优惠价到哪里都能说得过去。

    一直跟在陈阳后面的张春丽顿时眼睛瞪圆,她查了好多资料,还问了好几个中介,东河大厦的均价都在四千八左右,现在一句话就少了一千???这都低于八折了,太夸张了吧?!

    卖房子的利润有这么高?!

    但陈阳似乎并不满意,打开水喝了一口,抿起嘴又问道,“过我一手,有多少返点?”

    嗯?

    薛莹眉头微皱,迟疑地看了看陈阳,“您是中介公司?”

    坐在她旁边的李蓉忍不住低下头,两眼微微上翻,难怪一进门就问自己是不是中介,原来你自己才是中介啊,这么嚣张的中介,还真是头一回见。

    陈阳挑挑眉角,“我有客源你有房源,不行吗?”

    真是中介?

    薛莹眉头微微皱起,想了想说道,“陈先生,坦白说,之前也不是没有中介公司找过我们,不过,最终我们还是坚持自营,所以,并没有制定出相应的返点政策,您现在这样问我,我很难立刻回答您,当然,我相信您在外面看到过中介在卖我们的房子,但是,那些都是业主出售的二手房,跟我们开发方并没有关系,而且他们放卖的价格也更高,再一个,”

    说到这里,薛莹直起腰肢,挺了挺高耸的山峰,看着陈阳笑道,“陈总,我们这个项目的剩余房源其实已经不多了,未必需要中介的加入哦。”

    所以说,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人鬼都在说胡话,是身为一个销售员的基本素质,她的话陈阳是一个字都不信。

    什么放卖的都是业主,别忘了前两个月他是怎么炒铺的!

    不过陈阳依然一副淡定脸,笑道,“薛经理,看贵司的态度,似乎对中介抱有怀疑态度,不怎么信任呐,”

    薛莹张张嘴正要说话,却听见陈阳继续说道,

    “不过也对,现在的中介行业良莠不齐,像贵司这种高端商业地产,如果客户没找对,后期确实很难进行管理维护,但我也信奉一句话,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不去试一试,怎么知道合不合适呢,更何况,”

    陈阳说着又看了看空空如也的销售大厅,笑道,“开盘一年了,售楼处竟然还在,然后交楼没多久,市面上就已经出现了二手房,再加上今年一整年,社会舆论从上到下都在讨论房价过高急需整顿的问题,很多计划买房的人都在持币观望,最后,周围这一片高端商业地产过度拥挤,方圆五里内随便哪条街都有好几个同类型楼盘,市场竞争过大成了你们摆脱困境面临最大的问题,

    你要说不一定需要中介,这个我能理解,可要说剩余房源不多,呵呵,如果真不多,你能一下子拿出两层楼来?这样,我再给你加一码,翻一倍吧,这里的剩余房源要是少于四层楼的总数,我也不要你的优惠价,直接按原价拿两层,你敢赌吗?!”

    他这完全就是空口白话吓唬人,不为别的,起码气势上要能镇住!

    什么?输了怎么办?

    这又不是白纸黑字签下来的合同,我吹吹牛怎么了,你咬我啊?!

    别说,他这一番话还真镇住对方了,

    单层面积3200平米,两层的差价就是六百四十万,随便打个赌就敢玩这么大吗?

    薛莹自然不敢赌,尴尬地笑了笑,说道,“陈先生既然是同行,那我也直接一点,的确,我们大厦还有一部分房源没有出售完,”

    说完这话,似乎感觉气势被压下,她又赶紧补救了一句,“不过有些房源是我们预先留下来的,并没有对外发售,这才错过了最佳销售时期,毕竟珍惜楼层的价值,陈先生应该也是了解的,”

    随后又觉得不能老是处于下风,应该主动进攻,便说道,“陈先生,冒昧的问一下,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我双方能达成合作的话,您能为我们取得多少业绩呢?”

    社会人不用把话说透,

    如果陈阳能帮他们把房子卖完,那多少返点都可以谈,可要是助力不多,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对于她的问题,陈阳并没有立刻回答,拿起水瓶又喝了一口,眯着眼睛默默算计,

    自己从银行总共贷了六千八百多万,刚才周娜给自己打过电话,银行正在进行二次评估审核,按照现价三十万一间档口,百分之一百二的放款比例,初步预估还能追加五千四百多万的贷款,那总共就是一亿两千三百多万,按百分之五点八五的年息计算,每个月要还六十万出头的利息,

    果菜市场那边,档口租金每个月能收一百五十五万,减去六十一万,再减去给员工的两个点,还有给市场的管理费,差不多还能剩下八十来万,日常花销要留一部分,放大一点算,扣十万吧,最后还剩七十万,

    七十万够付多少贷款的利息?

    算得太狠,脑子有点不够用,

    在薛莹和李蓉的注视下,陈阳顺手拿过桌上的计算器,啪啪地一顿按,最后得出结果,一亿四千三百五十八万!